消炎药是抗生素吗 消炎药和抗生素有什么区别 - 健康 - 旭升健康网 365体育在线中文版_365体育投注在线_体育彩票365爱彩彩票

旭升健康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365bet官网体育投注

消炎药是抗生素吗 消炎药和抗生素有什么区别

旭升健康网(www.xushengmumen.com)收集整理 | 发布日期:2019-01-04

小时候感冒,妈妈总是说“吃点阿莫西林”很快好。于是我家常年囤着一堆绿色盒子的阿莫西林。

等到大学上药理课的时候才惊现,感冒吃阿莫西林,对感冒不仅没有效果,反而还会有害身体。

现实里,让孩子嗑“阿莫西林”的妈妈可能不在少数。

阿莫西林是抗生素,可妈妈们却一直把它当作消炎药来用。

啥是抗生素?

先来回忆一下中学的生物知识,微生物包括哪几类?

小编猜你答不全,微生物包括细菌、病毒、真菌、放线菌、立克次体、支原体、衣原体和螺旋体。

抗生素就是这些微生物(细菌、真菌、放线菌等)产生的对细菌有杀灭和抑制作用的物质。

或许你会疑惑,“毒”明明就是细菌这些家伙下的,为什么解药也是他们“生产”的?

就像黄鼠狼遇到天地会通过放屁来把他们熏走或者让他们不敢接近一样。一些细菌遇到自己的敌人或者竞争对手,会产生一些代谢物,以抵御其他微生物,保护自身安全。后来人类将这些物质制成抗菌药物用来杀灭感染的微生物。这些抗菌药,包括抗生素和人工合成抗菌药物。

抗生素的直接作用是抑制和杀灭细菌。但细菌感染会引发炎症,而吃点抗生素不但可以把疾病的源头-细菌控制住,还可以逐步缓解炎症反应。

你可能会问,这不是「消炎」么?

别急,我们先来认识炎症为何物。

炎症反应是人体对各种损伤因子产生的防御反应。发炎的目的是消除有害因子以及阻止有害因子蔓延。炎症引起的红肿热痛会让人不舒服,过度的炎症反应还会损伤组织,所以我们要吃点消炎药来缓解或消除这些症状,防止炎症反应过重对身体造成损害。

损伤因子有很多,高温、低温、紫外线、强酸、强碱、病毒、细菌、真菌、寄生虫等都可以引起炎症。

如果炎症是细菌引起的,吃点抗生素有助于消除炎症,但如果炎症是其他原因引起的,吃抗生素就不管用了。

比如感冒,感冒大多是病毒引起的,而“阿莫西林”抗生素,只对肺炎链球菌、溶血性链球菌等细菌有抗菌作用,对于感冒病毒以及感冒病毒引起的炎症反应,阿莫西林既没有抗病毒,也没有消炎的作用。

感冒时出现的发热、头痛、鼻塞等症状,就是病毒感染引起的炎症反应,为了缓解这些不舒服,可以服用一些感冒药,如“泰诺、白加黑、日夜百服宁”等,一般含有抗过敏、解热镇痛药、收缩鼻黏膜血管、止咳作用的药物组合成份,才可减轻病毒造成的炎症反应。

而细菌引起的化脓性扁桃体炎,服用解热镇痛的消炎药,如对乙酰氨基酚,可以退热和缓解全身疼痛不适,这是治标;而服用抗菌药才能治本。

所以,发生炎症反应时,要先了解清楚炎症是否由细菌引起,才能用抗菌药。判断病因这种专业问题还是交给医生,作为老百姓,生病了看医生,在医生指导下用药才是疾病治疗的正确的打开方式。

另外,认识一些常见的抗菌药和消炎药,也可减少踩坑的机会。

常见抗菌药物(包括抗生素和人工合成抗菌药)

抗菌药物名称中带有以下字样:磺胺、霉素、西林、头孢、培南、环素、沙星。

阿莫西林:属于青霉素类,可对抗的细菌较多,常用于细菌性咽炎、气管炎、皮肤软组织感染等。但青霉素过敏者禁用。

头孢菌素:如头孢氨苄、头孢羟氨苄、头孢拉定(第一代)、头孢呋辛、头孢克洛(第二代)、头孢克肟、头孢地尼(第三代)等,第一二代常用于细菌性咽炎、气管炎、泌尿道感染、皮肤软组织感染等,第三代可用于部分轻中度的支气管炎、肺炎、泌尿感染、胆囊炎等。头孢类药物过敏者慎用。

阿奇霉素:与红霉素、克拉霉素、螺旋霉素等同属大环内酯类药物。多用于呼吸道感染,尤其还常用于儿童支原体感染。

左氧氟沙星:是广谱抗菌药物,常用于呼吸道、泌尿道、胃肠道细菌等感染。

消炎药主要有两类:

激素:可的松、氢化可的松、地塞米松等。

消炎止痛药:减轻炎症症状,红肿热痛,如乙酰氨基酚、布洛芬、吲哚美辛等。

不要滥用抗菌药!

像小编小时候那样,感冒吃抗生素,短期内可能看不出有什么坏处,不过,细菌耐药可能已经悄悄在我体内发展起来。

什么是细菌耐药?

比如人体发生肺炎链球菌感染时,第一次使用抗生素,大部分肺炎链球菌都挂掉了,第二第三次使用,一些“坚强不屈又聪明绝顶”的肺炎链球菌活下来了,并不断发展繁殖出精英后代,之后再使用这种抗生素,就无法杀死大部分的菌,这就是细菌产生耐药性,那么以后人体再出现肺炎链球菌感染的时候会更加难以治疗,一般的抗生素将无法杀死细菌,必须用更高级的抗生素才能杀死细菌,并且同时又会导致细菌的耐药性增强,如此恶性循环。直到任何抗生素都无法杀死这种细菌。

为了避免或减少细菌耐药,平时要区分清楚抗生素和消炎药,不要将抗生素当消炎药用,否则就是在傻傻地为自己培养“超级细菌”了。